百亿级Cosplay市场,从热爱到事业

百亿级Cosplay市场,从热爱到事业

2019-11-22 16:12:27 wade 27

11月10日,英雄联盟S9全球总决赛在法国巴黎落下帷幕,据Esports Charts公布的数据,全球(不包括中国地区)共有370万人观看了当天的总决赛。

在总决赛现场,摄影师们的镜头捕捉到了这样一批特殊的观众:他们为了观看比赛,精心准备了服装和道具,用夸张的妆容和艳丽的假发将自己塑造成了所钟爱的英雄角色。对于他们来说,这场举世瞩目的世界级最高赛事,不仅是职业选手展现竞技实力的舞台,也是他们向热爱的游戏致敬的秀场。

真实幻想

这些观众们所展现的是一种在欧美十分流行的Costume Play文化,从每年的万圣节到圣地亚戈漫展,西方世界的年轻人习惯于以这种角色扮演的方式进行自我表达。当这种文化传入中国,被中国的年轻人称为Cosplay。

当以游戏、动漫为代表的ACG文化在中国的年轻人中逐渐普及,Cosplay这个从ACG文化中衍生的次文化也逐渐形成了规模,走上了更大的舞台,进而拉动了相关的消费,甚至实现了商业化。在中国愈加繁荣的电子文化产业中,Cosplay文化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商业地位。

从喜欢你,到想成为你

所有的Cosplay都是从对某个角色的喜爱开始的,Cosplay本质上是一种粉丝行为,是向虚拟偶像们的致敬。

自从上个世纪90年代,Cosplay文化从日本传入中国以来,许多学者都对其进行过研究。南开大学的李沁锴博士曾这样解读Cosplay文化:Cosplay的参与者(也称Coser)首先是动漫爱好者,当对动漫作品的热爱之情无法通过阅读、观看与临摹等方式来满足时,Coser会以更加传情达意的方式破除其与动漫之间现实与虚幻的藩篱,表达他们对动漫的挚爱,Cosplay行为就这样被激发了。

关于此事,猫妹采访了两位Coser,她们均称自己第一次Cos的角色都是她们非常喜欢的动漫人物。一个是国产动漫《秦时明月》中的少司命,令一个是日本动漫《黑执事》中的夏尔。因为喜欢动漫角色,加上同好们的影响,便进行了第一次Cosplay。

真实幻想

左为少司命,右为夏尔

Cosplay是一种复杂的文化活动,有着较高的参与门槛。通常,Coser在确定了想要模仿的动漫角色后,需要置办整套的服装、道具以及化妆用品,其中包括假发、美瞳等。如果想要将自己的Cosplay形象以平面摄影的形式展现出来,还需要雇佣专业的摄影师和图片后期人员。通常,完整地完成一次Cosplay的花费为1000~1500元。

真实幻想

一次完整的Cosplay所呈现的视觉效果

图片来源:ChinaJoy官方网站

除去物质成本以外,Coser还需要投入精力完成一定程度的表演。为了获得更高的还原度,Coser们还会去揣摩角色的性格特征,观察角色的动作形态,捕捉细节,以求达到与Cos的角色神似。

正因如此,Cosplay在中国依旧是一个十分小众的文化,能够参与Cosplay活动的人群十分有限。我国的二次元用户的主体是90后及00后,但是相关研究表明,未成年的二次元用户由于缺乏可自由支配的时间及金钱,难以参与到Cosplay的活动中来。我国的Coser主要为各高校的在校大学生。

真实幻想

另外,Cosplay内容的受众远远多于内容的生产者。曾有人对天津地区10所高校的在校生进行问卷调查,其中92.46%的大学生表示知道Cosplay,48%的人对Cosplay的作品感兴趣,但仅有24%的人表示愿意参与Cosplay活动。

目前还没有人调查过究竟有多少年轻人参与过Cosplay活动,但是Cosplay文化所催生出的消费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注意。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关于二次元的调查报告,早在2015年我国的二次元衍生品市场规模就已经超过了380亿元,其中服装类的衍生品市场份额占比第二,达到了16%,超过了60亿元。

真实幻想

而在动漫产业更加发达的日本,Cosplay人群的消费行为被更加充分地研究。统计机构的调查显示,全日本共有50万的“御宅族”自称是Cosplay道具的消费者,有45.6%的人在成为御宅族的第一年里就进行了Cosplay活动,他们每年在Cosplay上的花费平均为18526日元。约合1110元人民币。

既是粉丝也是偶像

随着Coser群体的不断壮大,这个圈子中一些人的身份悄悄地发生了变化,他们不再只是某些二次元角色的粉丝,还成了圈子中其他Coser们的偶像。

对于一个Cosplay作品的评价标准,通常是Coser对角色的还原度和Coser的表演所呈现出的视觉效果。在Cosplay的圈子中,往往会有一些Coser的作品对动漫形象的还原度达到了非常高的程度,从而在圈子中广为传播。渐渐地,这些Coser逐渐积累了知名度与粉丝,进而获得了Cosplay圈子中的偶像地位。

据猫妹对微博上知名Coser的不完全统计,其中粉丝数超过50万人的有29位,粉丝数超过100万人的有15位,其中粉丝数最多的Coser小梦拥有352万粉丝。这些知名Coser均接受商业活动的邀约,其中超过一半签约了工作室或内容平台等商业组织,两人是直播平台主播,两人利用自己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。但无一例外的,他们都有着一个或多个后援会,有着忠实的粉丝群体。

真实幻想

这些职业Coser们往往有着如明星般的出色外表和长达数年的Cosplay经验,通过不断地生产高质量的作品才积累了足够的粉丝群体。他们的收入来源包括Cosplay大赛的奖金、参加商业活动以及出售自制的二次元周边产品等。

为了获取稳定的收入,知名Coser们往往会组建社团及工作室,形成演出团体。国内较为成功的Cosplay团体是黑天视觉工作室和杭州304社团,这两个团体均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集,并开始参与网络综艺的制作。其中黑天视觉工作室还获得了贵格基金的天使轮投资。

真实幻想

猫妹所采访的Coser也对猫妹表达了对成为职业Coser的向往,能将自己喜欢的事情变成职业,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。另外,职业Coser的收入也较为理想。一般来说,专业度较高的职业Coser月收入至少都会超过1万元。

随着中国ACG产业的发展,Cosplay也不再仅仅是一小群人的爱好。不仅Cosplay出现了B端的需求,内容的生产形式也变得更加商业化。

当Cosplay不再仅仅是爱好

事实上,Cosplay一开始就是一种商业化行为。在30年代的美国迪士尼乐园,为了吸引游客的目光,工作人员穿上了迪士尼漫画角色的卡通服装,Cosplay文化就此诞生。

而到了现在,Cosplay依然是ACG产业重要的推广手段。本身Cosplay行为就十分能够吸引眼球,而在Cosplay活动发展的过程中,Coser们又发展出了舞台剧这种带有情节的现场表现形式,使得Cosplay活动更加具有观赏性。

而在中国将Cosplay文化发扬光大的是一年一度的ACG产业盛会ChinaJoy,每年ChinaJoy举办的Cosplay嘉年华也是全国最高水平的Cosplay赛事。许多后来成为职业Coser的Cosplay爱好者都是在ChinaJoy上获得了最初的知名度。

真实幻想

同时,Cosplay活动也成就了ChinaJoy。在每年的CosPlay展会上。Cosplay舞台剧表演和电竞比赛都是最吸引眼球的环节。事实上,对于许多参会者来说,高颜值的Coser是其参加展会的最大动力。因此,各大游戏厂商会在参展期间邀请大量的Coser前往现场,以达到更好的宣传效果。

真实幻想

曾有参加过此类商业活动的Coser向猫妹透露,在举办活动前,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会到各个Cosplay同好群里“拉人”,而Coser们的薪酬则因人而异。

对于Coser们来说,这类工作机会以后会越来越多,因为不仅以往的漫展规模越来越大,参展商越来越多,互联网内容平台也开始向线下发力。

BliBili是国内最大的二次元内容平台,自2013年起BiliBili每年都会举办漫展BiliBili World。财报显示,2018年,BiliBili的市场推广费用高达2.3亿元人民币,主要用于举办线下活动和游戏推广。而今年,BiliBili将漫展数量从每年一场增加到了三场。

由于Cosplay活动能够提高玩家对于游戏角色的代入感,从而增强用户粘性,延长游戏的生命周期,因此大型游戏厂商均会举办自己的Cosplay比赛。每年Valve在举办DOTA2国际邀请赛的同时,也会举办Dota2的Cosplay大赛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开展主题Cosplay比赛的游戏企业就包括暴雪游戏、网易游戏、西山居、17173、掌趣科技等。

大量的Cosplay活动必然带动了对应的消费,而由于Cosplay服装的流行伴随着新游戏、动漫的出现和流行而变化,因此Cosplay服装的生产有着小批量多种类的特点,难以规模化,这也导致了Cosplay服装的生产者多为个体户及小微企业。目前我国的Cosplay服装和道具的消费以线上购买为主。CBNData的统计数据显示,Cosplay是90后淘宝店主最喜欢的兴趣类商品之一。

真实幻想

事实上,Cosplay不仅能够催生出大量的个性化消费,还能够衍生出新的职业。以亚洲Cosplay文化的发源地为例,以Cosplay作为职业的不仅是职业Coser,还有Cosplay杂志编辑、Cosplay专业化妆师、造型师和武器制作师等。

当下,对于越来越多喜爱Cosplay文化的年轻人来说,Cosplay的确可以不仅是爱好,而是一份值得热爱的事业。

文自:蓝鲸产经 赵明溪 侵删

标签: cosplay
首页
产品
新闻
联系